恒达娱乐app-90后党员张芳蕾:坚守抗疫一线 我愿负重前行

张芳蕾是北京市朝阳区疾控中心流行病与地方病控制科的工作人员,也是一名年轻的共产党员,在工作中,她主动作为,用信念与激情,和病毒赛跑。

6月25日凌晨3点多,端午假期第一天。刚刚结束一个环境采样工作的张芳蕾,在回程路上睡着了。

1991年出生的张芳蕾,在北京市朝阳区疾控中心工作,这次负责新冠病毒采样 以及确诊者和密接者的流调等工作。短暂休息后,天一亮她的工作又开始了。

朝阳区疾控中心流行病与地方病控制科 张芳蕾:现在出发,九点半,去那屋拿一盒,就在他们家小区门口集合吧,绿色的小半号。

记者:我看你这个一直是跟小跑似的。

张芳蕾:是,因为现在疫情不能耽误,你要争分夺秒。

张芳蕾:采环境样本就是您所居住的环境,我们穿的防护服,防护服都是全新的洁净的。

张芳蕾:我给她打电话的时候,她情绪比较重。

在反复做工作后,张芳蕾和同事终于可以进这位密切接触者家里做采样了。

张芳蕾:采了21个环境样本,包括她的厕所按钮、开关、门把手、茶几,就是平时有可能污染到的这些地方。

 25日下午快两点时,张芳蕾才在办公室吃上了同事帮她打的午饭。一顿饭还没吃完,新的任务又来了——马上到某批发市场做环境采样。

张芳蕾:一般穿防护服都会湿透,现在相对来说这已经属于一个轻简版的了,因为这里的风险等级相对来说较低,只要穿隔离衣戴着手套和口罩就可以了。

张芳蕾告诉记者,疫情发生以来,她平均每天睡眠不足5小时。最长时间要穿着防护服连续工作七八个小时。

张芳蕾:反复出汗,到一个地方出一次汗,然后出来又冷又吹一下,就会感觉有点心慌,就会自己兜里带着小零食什么的,可能在采样前的时候先塞到嘴里先吃着,然后再穿防护服。 

到市场超市做环境采样,对患者和密切接触者进行详细流调,数据梳理汇总上报,联系疫情相关各方。这是疫情发生以来,张芳蕾的常态。因为事情太多怕有闪失,她用笨办法一一记在了记事本上。

6月11日至26日,朝阳疾控中心传染病处置组共计出动150多次 开展流行病学调查、样品采集,核酸检测样本近万件,接到咨询近26000件。确保第一时间提供准确信息。包括张芳蕾在内的许多90后成为了主力军,他们加班加点,日夜与病毒赛跑。

记者:你们这个屋子有几位90后?

朝阳区疾控中心流病科集体成员:嗯。都是90后的;对对对,我们全都是90后;其实我都是已经熬了两个大夜现在是在这儿硬撑的人;饭也顾不上吃,我都已经蓬头垢面很久了。

记者:这是最美的画面。

张芳蕾告诉记者,这段时间因为加班熬夜总是吃宵夜,她胖了十几斤。

张芳蕾:这个时候也不要说身材、爱美什么的,更多的可能就想是保存体力一些。 这是之前流调的时候的,我那时候是很瘦的。

记者:这是你啊?

张芳蕾:对,这是我,九十多斤,你看那时候的腿跟现在的腿完全不是一个腿,我感觉我现在都没有脸办婚礼了。

记者:不至于吧。

张芳蕾:(疫情结束后)我要减肥,我要减肥减到能穿得下婚纱。

最近这两周,张芳蕾一直坚守在岗位上。她说,疫情一天不结束,她就一刻不敢放松。

张芳蕾:我觉得我们应该是在跟病毒赛跑,我们这个车轱辘转得越快,然后就能更好地阻断这个病毒。我年轻,我是党员,没有拖家带口顾虑较少,时刻准备着,召之即来,来之能战。

张芳蕾告诉我们,作为众多抗疫一线工作者中的一员,虽然自己贡献的力量有限,但全力以赴,依然是她最值得骄傲的事。

张芳蕾: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总要有人负重前行。作为一个90后党员,我愿意当这个负重前行的人 ,做好自己觉得应该做的每一件事情,无愧于我这个医护人员的身份,无愧于我这个党员的身份。

责编:秦雅楠

�己觉得应该做的每一件事情,无愧于我这个医护人员的身份,无愧于我这个党员的身份。

【编辑:黄钰涵】